暗沧

目前深入松沼,长兄推,杂食
萌的cp很多,从二次元到美剧w
高考倒计时中
欢迎勾搭

【黄少天x你】我会对你负责的!

  自我满足的产物。ooc注意 (ฅ>ω<*ฅ)


         清晨。腰上陌生的触感弄得你微微发痒,挣扎了一下却被搂得更紧。猛的意识到什么的你心脏突的一跳,一边回想着昨晚发生了什么一边又想哪个家伙敢占你的便宜。
  
  不睁眼不要紧,一睁眼吓一跳。眼前这个睡得真香的睫毛老长的人不是你爱豆黄少天是谁。
  
  完了。你一边下意识地摸出枕边的手机一边想。虽然对昨晚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了,但这怎么想怎么是你兽性大发终于按耐不住去蓝雨拖出黄少天强上了的故事啊。
  
  回想着刑法某某条有没有提到这种情况,你拿着手机调成静音,对着黄少天的睡颜就是一阵拍。呜呜呜呜他怎么这么好看,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虽然亏了,但是此时搭在自己腰上的这双手就能让你感觉血赚了一把。
  
  不过还是得溜。说不定黄少天也不记得,这样等他醒来岂不是很尴尬。你捂着嘴在心中笑翻了,手上却轻轻把他的手挪开来,穿好衣服把房间里自己的痕迹都清理好。
  
  从钱包里掏出一晚的酒店费放在床头,正准备走,你又觉得这样直接白嫖了爱豆不太好,可惜钱包里也不剩多余的钱了,翻了翻掏出几个水果硬糖塞到了还在熟睡的黄少天手里。
  
  真亏这样还不醒啊。又恋恋不舍地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犯了会花痴以后,你才悄悄离开。
  
  


  
  
  
  “哎,稀奇啊,今天黄少怎么话这么少?”蓝雨的队员拍拍趴在电脑前看起来一蹶不振的黄少天。谁想到黄少天下一秒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蹦起来抓住他的肩膀开始吐槽。
  
  “我被白嫖了!!哎你能相信吗哥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今早一起来居然发现嫖了我的姑娘就只给我留了两颗水果硬糖哎你说你能相信吗只有两颗!次奥!没天理啊哥这身价居然一晚上只值两颗硬糖还讲不讲理了啊还讲不讲理了!”
  
  那你现在含在嘴里吃的糖又是什么……队员默默想着。不对啊,黄少你这重点不太对吧??
  
  “哼我还不服气了就我一定要跟她评评理这凭啥呀我早上起来就就面对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和两颗糖!还有住宿费!哥是付不起住宿费的人吗你说说看啊哥这不是被白嫖了是个啥啊!”黄少天忿忿地咬着嘴里的芒果味硬糖。
  
  “哎,所以黄少你就是想找那妹子对你负责?”
  
  黄少天目瞪口呆。
  
  “滚滚滚滚滚哥是这种人吗是吗是吗是吗!”
  
 
   
  

 

  
  
  你过了几天的安稳日子,要说唯一的不同就是每天又多了那么两个小时对着手机屏幕嘿嘿嘿傻笑。并且又买了一大袋糖果,天天吃,天天吃。
  
  结果这天你又找着咖啡厅拐角边喝咖啡边欣赏黄少天神级睡颜的时候,故事又那么发生了。
  
  “嘿妹子你这照相水平不错啊开美颜了没啊像素很好啊能不能帮我也照一张啊?”一个熟悉的声音贴着耳边响起。
  
  还沉浸在少天大大的美颜中无法自拔的你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顺口就说着,“没开美颜啊你看我们少天大大自带柔光效果根本就不需要那种东西,不过兄弟,我手机内存存了太多照片了,这没法帮你……呃……”
  
  “兄弟你长得好像黄少天……啊不是,哥们儿你笑得真好看……不是,我是说您虎牙真可爱……不,啊,你看……少天大大……这个……这其中一定存在什么误会ヽ(*。>Д<)o゜”

  你战战兢兢地说着,手下却不受控制地对着这难得的近距离美颜咔咔拍了两张照片,照片里黄少天笑得异常的温柔。
  
  他走到你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下。“不是没内存吗还能拍啊还拍吗妹子要不一下拍个够呗过不过瘾啊不过瘾我给你摆几个pose啊要不要啊?”
  
  你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不不不拍了,少天大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不要那样看着我,”会把持不住的真的。
  
  “哎呀你没有错啊是糖不好吃还是照片不好看啊?”他说着又瞥了眼你面前放的一袋糖。
  
  恍然大悟的你立刻两手捧着糖恭敬的献上,眼神飘忽,“这个小小心意啊,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嘛。”
  
  黄少天剥了颗糖,托着下巴直盯着你瞧,你哆嗦着举起空的咖啡杯掩饰一般喝了空气。终于是受不了他灼热的眼光,开始交代起自己的罪行来。
  
  “对不起我那个那个强上啊呸白嫖啊呸就那个睡了您一晚咳咳咳咳……就就就还拍了照片……还还还拔吊无情啊不是……我就是没想到您还记得……我错了大大放过我吧大大。”
  
  “我就值两颗糖?”
  
  “啊?”
  
  听着他略带委屈的声音,你一时半会脑袋都没转过弯来。
  
  “你说我一场比赛身价十几万,这包了我一晚居然就只要两颗糖我这不是太自降身价了嘛说出去丢不丢人,丢不丢人啊你说?”
  
  “啊……就……对……”感觉话题方向不对的你呆愣着眨眨眼。
  
  “按你这价格算你这一包糖我看看……二四六八十……”他竟然真的开始倒出袋子认真算起糖的数量来,让你不禁在下面掐了下自己的手以验证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啊六十颗糖啊这个得值我一个月啊你说我是不是得把自己包给你一个月啊靓女?”
  
  黄少天像是憋不住严肃了一样,语气里的笑意丝丝溢了出来。芒果味甜甜腻腻的飘在空气里。
  
  你的脑袋里突然亮起了个电灯泡。
  
  哗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你握住他的手。
  
  “我会对你负责的!你的下半辈子就包给我吧少天大大!!”
  
  回应你的是一个带有芒果味儿的轻轻的吻。
  
  “好啊,那就准备一麻袋糖吧。”
  
  
  
  
  
  

【迪云】不来养个女儿吗(1上)

第一章(上)
云雀抱着一个女孩子出来时,不得不说草壁是十分震惊的。暂且不提委员长是多么不喜爱别人近身,以往敌对家族中被囚困的孩子们无一不是交给旁人善后的——他可是那个打完就走人的云雀恭弥啊。不过对于此草壁是不敢有半分异样的,只能愣神看着委员长把少女放到后座上。

安妮塔接触到柔软的皮革时不少安地挪动了一下,指尖轻颤,似是想要挽留那温暖,却又垂手放在身侧。车内开着暖气,微微吹拂在她的膝头,然而此时她只是打了个冷颤。

“云雀、云雀!”云豆蒲扇着翅膀,落在云雀的肩头,歪头看着这个被自家主人带来的 陌生女孩,跳了两下,一个滑翔便落在女孩的腿上,快活地蹦跳着。

被腿上小小的重量吓了一跳,安妮塔僵了一僵,只探手去摸索,待摸到那柔软的羽毛时 放缓了动作,轻轻地拢着那处温暖。云豆在她的手间左边蹭蹭,右边啄啄,很是开心。

“恭先生...”草壁见云雀手搭着车门也没有合上的意思,不由得出声提醒。虽说这及埃尔的家族大抵被云雀摧毁的差不多,但这就留在别人家大门前也不是个办法。

云雀斜眼看草壁,几秒后,转头轻轻关上车门。“去加百罗涅。”

————
当云雀抱着一个女孩子进来时,加百罗涅家族都被这种画面震惊了。手下们几乎是张大着嘴看着那个手里捧着云豆的女孩。只有罗马里奥淡然地让其他人都别围着,并告知了迪诺正在办公室。

云雀瞪了眼群聚着的一堆,压下想咬杀的欲望,快步朝上面走去。

当——咳咳,总之,迪诺也是惊呆了。

门被不客气地一脚踹开时,低着头看文件的迪诺快速过滤并排除了敌袭的可能,笑容立刻染上嘴角,边放下文件边迅速抬头,“恭弥——呃,”迪诺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嗯。嗯嗯。嗯嗯嗯???
“恭弥,这孩子是?”迪诺站起来,快步走过去,想要看看女孩的情况。

“及埃尔家族的。”云雀似乎不想过多说明,当下就想将女孩递给迪诺接着,想来也是极其不习惯做这种动作的。迪诺也是知道云雀被这样亲昵过头的体温贴着会是多不自在 ,也是柔柔的将女孩接了过来。

安妮塔因为这个动作而颤抖起来。她努力眨了眨眼,朝向迪诺的方向,这也让迪诺发现 她毫无焦距的眼睛。心下一颤,迪诺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的。”颤抖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缓和——或者说,像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迪诺愣了一下,看向云雀的同时也明白了过来。

云雀感受到迪诺的视线,不由得有些不耐,眯了下眼,转身走出房间。

“哎等等恭弥——”迪诺看着因为云雀的离去而更加不安的少女,心下知道云雀这是去把那身血腥味冲洗掉,这时也顾不得别的,只想着如何才能让怀里的颤抖缓和下去。

而守在门外的罗马里奥见云雀这么快便出来也不由一愣,接着云雀抛来一个U盘给他。“那匹蠢马别的不行,哄小孩这种事总会点吧。”

——TBC——
安妮塔应该是七八岁大的样子。
想些一个温柔的委员长。
有同好评论交流下啊(ง •̀_•́)ง

【迪云】不来养个女儿吗

总之就是迪云一起养女儿的故事,不知道能写到哪里(๑•ั็ω•็ั๑)

Anita安妮塔

穿着得体的女孩瑟瑟缩在这个简朴房间的一角,从久远记忆中便有的灰黑色铺满了少女的房间。少女不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而一直待在这里,或者她不知道任何事情。

自从上个月那个叫做及埃尔的男人再次进入这个房间,少女就再也无法看见那扰人的灰黑色了,取而代之的是无边际的、幽幽的黑色。少女缓缓将额头搭在膝头 ,柔顺的发丝一直拖到脚边。之前就已逐步失去听觉的少女,实则并不在意眼前能否映出那毫无变化的、枯燥的景色。迟早会失去,便不在意是否拥有了。可能从她被父母送进来后,她就失去了叫做期待的东西了吧。

猛然间,少女感到了门口传来的震动。一股血腥味随之传来,伴着的还有丝丝茶香。不像是一直以来送饭的人,也不是定期会来的及埃尔。不安涌了上来,不是为了可能会有的疼痛或死亡,而是对于不经意开始期待的自己感到悲伤。

将头转向门口的方向,摸向地面的手触到类似碎石片的东西。少女动了动嘴唇, 干涩又不熟练的。“谁...?”

明明问了也无法听到回答。甚至连自己是否说出了都无法得知。少女还是朝向那 里,及时无法看见,她还是执着的睁大眼,似乎这样就能捕捉到那丝不多的光亮 。

不知等了多久,一个陌生的气息靠近了来。少女屏住了呼吸。一股力量把她拉离 了墙角,从腿部传来的疼痛感提醒她那个男人曾对她做过什么,而她可能无法再站立了。拉住她的人顿了顿,似乎犹豫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少女磕磕盼盼地道歉。下一秒被拉离了地面,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温度。那是少女很久未曾感觉到的东西。眨了眨眼,泪水却不争气的、却又似理 所应当的涌了出来。即使明天就会死亡,此时此刻,她却是充满了感谢的。


——“恭弥,这孩子...”
“....”

_TBC_
这章没有正面出现迪云quq

也没什么,就想晒晒我家长兄猫的深情对视(不

kara的腿和pp(不

kara为什么这么可爱啊呜呜呜

论自己画六子的初期画风hhh

六子画完w有时间到电脑上画